報考盲校屢因體檢受阻 視障群體能否實現“教師夢”

報考盲校屢因體檢受阻 視障群體能否實現“教師夢”
2019年05月20日 08:08 新華社

  原標題:報考盲校屢因體檢受阻 視障群體能否實現“教師夢”?

  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張海磊

  溫州大學思想政治教育專業盲人學生鄭榮權即將畢業,希望成為一名盲校老師的他報考了南京市盲人學校的教師崗位,筆試面試均排名第一,最終因體檢視力不合格他無法進入考察環節。目前,鄭榮權還在等當地教育局等各個部門共同商議的結果。

  2015年,《殘疾人參加普通高等學校招生全國統一考試管理規定》出臺,我國盲人首次大規模參加普通高考。5月19日是第二十九次全國助殘日,臨近畢業,視障大學生的就業之路是否順暢?

  筆試面試均第一 體檢卻犯了難

  今年22歲的鄭榮權是浙江省第一個使用盲文參加高考的考生,他患有先天性視力障礙。2018年11月,鄭榮權報考了南京市盲人學校的高中政治教師崗位。在使用盲文試卷、適當延長考試時間等合理便利下,他順利完成考試并獲得了筆試面試均是第一名的好成績。

  然而,他曲折的就業之路始于入職體檢環節。依據《2019年南京市教育局直屬學校公開招聘教師公告》,體檢標準參照《國家公務員錄用體檢通用標準(試行)》第十九條,雙眼矯正視力均低于4.8(小數視力0.6),一眼失明另一眼矯正視力低于4.9(小數視力0.8),有明顯視功能損害眼病者,不合格。很明顯,視力僅為0.05的鄭榮權被擋在了外面。

  據了解,報考前校方曾經提醒過鄭榮權可能會因為視力問題而體檢不合格。他表示自己有參加考試的權利,希望仍然繼續參加,“根據現有的規定,如果可能因體檢不過就不報名,我就沒辦法參加任何事業單位的招聘。這樣,經過大學四年的學習,我還是只能去做按摩。”

  鄭榮權告訴記者,在整個過程中,他感受到了報考學校的善意,“對方也只能按已有的規章制度辦事”。在此前的相關報道中,南京市教育局有關負責人也表示,他們很重視這個事情,但這并不是教育部門一家能決定的,目前正在與相關部門積極溝通。

  事實上,鄭榮權的遭遇并不是個例。南京特殊教育師范學院視障學生黃莉(化名)即將畢業,在教師資格證的考試中,她筆試面試順利通過,因為視力原因體檢也一直“不合格”。

  曾任青島市盲人學校教師的孫濤認為,這是視障大學生選擇體制內工作時面臨的一個比較普遍的問題,“在提供合理便利的條件下,考試這一關對他們來說已經不是最大的問題。最犯難的是后面的體檢。”

  體檢標準“一刀切” 視障群體很受傷

  據孫濤介紹,視障學生接受完九年義務教育后,一般選擇職業中專,畢業后從事按摩行業;也有部分讀普通高中,考入特殊教育高等院校,但專業多為針灸推拿學、音樂表演。因此,長期以來針灸按摩是視障群體普遍選擇的職業。

  “如今,越來越多的視障群體正在嘗試一些專業性工作,尤其是接受了良好教育的視障青年。但是依照現有的體檢標準,他們是沒辦法躋身到公職人員的隊伍當中的。”盲人律師金希告訴記者。

  據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盲人協會主席李慶忠介紹,僅2015年至2017年3年間,考入普通大學的視障學生有4757人。李慶忠因眼底病半路失明,他曾在北京盲校當了近20年教師,當時承擔初中化學、數學、地理、英語4門課的教學和其他科研工作。“以前盲人在盲校當老師比較普遍,隨著《中華人民共和國教師法》的實施,我國教師報考工作越來越規范,需要經過教師資格認定、教師聘任階段的兩次體檢。”李慶忠告訴記者。

  《中華人民共和國殘疾人保障法》中規定,在職工的招用、聘用、轉正、晉級、職稱評定、勞動報酬、生活福利、勞動保險等方面,不得歧視殘疾人。記者查閱發現,《教師資格條例》實施辦法規定“體檢項目由省級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門規定”。現實操作中,各地事業單位的體檢標準一般參照《國家公務員錄用體檢通用標準(試行)》。

  “很多人會質疑視障人士能否勝任教師的工作,他們認為學生在出現意外的時候,視障老師可能沒辦法及時救助。這種考慮在科學性上有欠缺,應綜合評價這個人是否具備當教師的能力,比如自身對校園環境的掌控能力、心理素質等。”孫濤說。

  在校期間,鄭榮權曾獲得浙江省職業規劃大賽一等獎、溫州大學師范生教學技能競賽第一名等;報考教師崗位之前,他分別在一所普通中學和浙江省盲校實習兩個月、代課一學期。“備課、上課、批改作業、帶學生排練節目……這些我絲毫沒有問題。”

  專家:體檢標準應對特殊崗位和群體做調整

  中國社科院教授曲相霏認為,體檢標準要與需完成的具體工作有合理的聯系,是完成工作所必要的、合理的身體條件要求。

  她建議,對教師的身體要求不應是籠統的,應該進行細化,具體的職位、具體的工作任務可對應具體的身體條件。“只有在招聘單位提供了合理便利之后,具備相關身體條件的應聘者仍然無法完成主要工作任務的情況下,才可以將相關身體條件設置為體檢標準。”

  金希告訴記者,從無法參加高考,到越來越多的視障群體走入普通高等大學,接受融合教育,他看到了社會對視障群體有利的發展。“同樣,體檢制度的完善也需要一個過程。應該為報考盲校教師這種特殊崗位的特殊報考群體制定體檢標準,而不是采用一個‘一刀切’的制度。”

  記者了解到,現行的公務員錄用體檢標準有通用標準和適用于人民警察、醫學檢驗、水上作業人員等特殊崗位的特殊標準。

  作為全國政協委員,李慶忠曾多次在不同場合呼吁修改相關標準,他認為應該為包括視障群體在內的殘疾人參加教師資格考試提供合理便利;細化或調整體檢標準,讓殘疾人特別是視力殘疾人有機會參加到教師和公務員隊伍中。

視障教師

大咖說

高清美圖

精彩視頻

品牌活動

公開課

博客

國內大學排行榜

國外大學排行榜

專題策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