鄞州教育局長火了 1.6萬余字的脫稿演講刷屏全網

鄞州教育局長火了 1.6萬余字的脫稿演講刷屏全網
2019年05月20日 09:44 中國經濟網

  這兩天,

  鄞州區教育局局長王建平的一個講話火了。

  這次“講話”的時間是5月14日晚,

  地點在寧波七中。

  那天,鄞州教育大講堂正式開啟,

  他是首場開講嘉賓。

  臺下有700多名聽眾。

  對于行政領導,

  前來聽講的家長原本都不抱太大的希望,

  沒想到90分鐘的講課,

  卻無人離場。

5月15日,5月15日,

  鄞州教育公眾號刊登了其中的部分內容,

  沒想到短短幾小時,就刷爆朋友圈,

  閱讀量妥妥十萬+。

  浙江省教育廳公眾號“教育之江”

  破天荒地在頭條位置轉發了這條

  來自基礎教育局的官方微信。

  “10萬+”的背后又說明了什么?

  “網紅局長”這6年,到底做了些什么?

  兩條官方微信,妥妥“10萬+”,王建平瞬間就成了“網紅局長”,不少自媒體和國內教育大號也都紛紛轉發。

  在家長留言中,很多人認同他的講話,覺得他是懂教育、懂業務,說話接地氣、有底氣。

  他教過八年書,1989年師范畢業,分配到農村初中教書,1991年獲得鄞縣歷史學科的教壇新秀第一名,后被教研員推薦到高中任教,教過歷史、英語。

  他說:“正是基于我曾是一線普通教師的身份,我在任局長期間,非常重視抓教師隊伍建設。因為教育事業要發展,關鍵和核心在于一批好校長、一批好老師。”

  2013年6月,王建平到鄞州教育局當局長。

  “當時組織上派我到教育局擔任局長,我是非常珍惜這個機會的。”王建平說,因為我本身就是師范畢業,教師出身,跳出教育系統后去過市區級機關、街道,但是教育的情結一直未曾改變。當自己能夠擔任一個區域的教育主管負責人時,我想一定要為學生、孩子以及區域的教育事業做點事。

  從1997年離開到2013年回歸,有16年了。要主管好一方教育事業,落實好黨和國家的教育方針、政策,提出符合當下時代和區域實際的施政理念,王建平一上崗,沒有“新官上任三把火”,而是馬不停蹄到基層一線學校調研。

  “我想看自己離開教育系統這么多年后,我們的教育發生了哪些改變?現狀又是如何?”王建平說,只有經過調研,自己切身感受過,才能出有針對性的政策。

  當時的鄞州區,區域面積比現在大很多,學校(幼兒園)接近300所。他平均每周會有兩三天時間下基層學校調研,進入課堂聽一線老師上課。短短一年多時間,他基本走遍了各個中小學,最后實打實地聽了300節課。

  就像他在講座里說的那樣,作為局長六年時間里,他重點抓了一件事,就是營造良好的區域教育生態。

  在指導育人方面,他提出了“三個更重要”的理念——學生的習慣養成、興趣能力培養比簡單的知識傳授更重要,學生的身心健康比考試分數更重要,學生的生命成長比升學更重要。這句話,他時常掛在嘴邊。

  家庭教育,他提出了另外一個“三個更重要”——家庭教育比學校教育更重要,家長比老師更重要,家風比家產更重要。

  用人方面,他通過將想干事,能干事,能干成事的人選拔到校、園長崗位上,營造良好的用人導向,通過這個來實現整個區域教育的風清氣正,營造良好的教育生態和環境。

  資源擴張方面,面對鄞州這兩年流入的學生數快速增長的現實,鄞州拼命建學校。當下,可以看到,建一所學校就成一所學校,都辦成了老百姓家門口的好學校。

  “我的第三個身份,也是一個家長。我的孩子現在讀大一。”所以他也會從一個普通父親的視角來制定區域教育政策。曾經兒子的一句話讓他印象很深。

  “兒子在讀初中時,從老師處獲悉我當教育局長了。晚上回家他跟我說第一句話就是:爸爸你做局長了,能不能讓我們多睡一會。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我很心酸,需要做些改變。”

  于是,鄞州有了持續推進作息時間改革,有了小學的低段孩子的彈性上學瞬間,有了依然在不斷完善的作業改革,有了全國首創的“晚十點不作業”的規定,有了取消“三好學生”評選的創新,有了針對視力和心理健康的“中小學生健康成長護航計劃”,有了原江東片區的食堂改造計劃。

  說到食堂改造計劃,他說:我的孩子在四眼小學就讀時,六年都是吃外面配送的盒飯,所以我也感同身受。

  圖文無關

  原江東很多學校建在住宅小區里面,學校規模小,也無學生食堂設計規劃,但通過兩年不懈努力,已有8個校區食堂建成,孩子們可以吃上熱氣騰騰的食堂飯菜。

  在食堂改擴建背后,有很多故事,很多辛酸,很多不配合不理解。但當我們聽到有家長來信說,我家孩子覺得學校食堂的飯菜很好吃,比以前胖了幾斤等這些表揚的話的時候,我們覺得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這個家長來信是通過信訪件,第一次碰到通過信訪渠道來的是一封表揚信。”王建平笑著說到。

  每做一個決定,三種身份都會切換考慮

  6年里,他每做一個決定之前,都會冷靜地站在這三個角色的位置上考慮問題。

  王建平說:六年前,我剛做教育局局長時,只有額前一縷白發。六年后,只剩腦后一縷黑發。我最大的壓力就是全區16萬師生的身心健康安全。

  如果能夠用我的滿頭白發換來一個區域教育事業的興旺發達,換來一個區域全體師生的健康平安,我也心甘情愿。這是我作為一個區域教育主管負責人應該承擔的責任、使命與擔當,也是我作為一個曾經的老師和現在的一個孩子的父親對實現孩子們的夢想和目標的承諾。

  這六年里,鄞州分別成功創建全國中小學生校園足球試點區、浙江省首批藝術教育試驗區、浙江省首批研學旅行試點區,在寧波市只有鄞州一家。

  他說:這不是為了創建而創建,而是希望通過創建,向我們的家長、校園長、老師們、孩子們傳遞一個明確聲音:我們的校園里不能僅僅只有考試和作業,還應該有足球和藝術,孩子在生命成長過程中,不能僅僅只有補課和升學,更應該有詩和遠方。

  擇校 、家校矛盾、補課、手機

  這些平時不敢直視的問題,他都直接回答了

  在現場,針對當下存在的教育問題,王建平說得直白又直擊“痛點”。

  于養育問題,他說:很多家長沒有良好的教育孩子的能力水平,存在過度溺愛,過度保護,把孩子培養成了“巨嬰”——在校不會吃蝦、吃蟹,連鞋帶都是長輩系的。很多家長只重言教,不重身教。只關心學習成績、考試分數,而不關心孩子的心靈。家長太焦慮,被所謂的“別輸在起跑線”這句話拖累。

  “其實,人生是一個長跑,不是一個短跑。”

  那么,要培養什么樣的孩子呢?

  他認為: 第一,教會孩子懂得生存。學會各種生存技能,學會與人交往打交道。

  第二,教會孩子懂得生活。學會各種生活的技能和本領。

  第三,教會孩子自我發展。不僅能發展提升自己,還要具有強大的自我學習和自我管理的能力。

  第四,教會孩子規劃人生,要讓孩子稍微吃一點苦。現在一些學校開設的烹飪課、家政課,很有必要,培養他們生活的技能、生存的技能,家長們在家里也讓孩子要做一些家務。

  第五,教會孩子自我保護。老師、家長要告訴孩子真實的社會。要培養孩子懂得如何急救,如何自我防范,如何處理突發事件。

  第六,教會孩子珍惜生命。要讓孩子對生命心存敬畏,不能動不動離家出走或者跳樓自殺。

  第七,教會孩子守紀律、講規矩。我們還要教育孩子不要給別人添麻煩,自己的事情自己處理。孩子犯錯的時候,允許教師適當的懲戒。一味溺愛和護著,孩子會變得沒有規則意識,沒有敬畏之心。

  關于擇校,他說:這個學校怎么樣才是適合我的孩子呢?我們有個基本判斷,你的孩子如果到某個好學校,評估一下學業成績能在班級中游以上,說明選擇是對的。如果是在下游,建議選擇再差一等的學校。這樣能夠保證孩子在班級處于上游或前列,更會激發學習積極性。

  如何評價學校好不好?關鍵看有沒有一個好校長和一批好老師。

  怎么處理與老師的關系,他說:正常的關系應該是不卑不亢、相互合作、共同努力。家長跟老師在溝通交流過程中,要客觀的,實事求是的反映。

  這不僅家長要改變,我們老師也要改變。我有一個觀點,孩子要幸福,先要讓老師幸福,讓媽媽幸福。老師和媽媽都幸福了,孩子肯定會幸福。

  關于補課,他說:我知道家長很痛苦——人家補,我不補,心里沒把握。

  要不要補課?說不用補,這是不現實的。

  我認為兩類孩子可以補,一是學有余力的,在學校里還沒“吃飽”的可以去補,還有一類是某些學科相對薄弱的。

  最后,他談了玩手機問題。他說:現在孩子的近視問題已經提高到關乎民族未來的高度。我們可以做到孩子在校5天不讓玩手機,但是周末在家,需要拜托各位家長幫忙盯著,不能讓孩子長時間玩手機。保護好孩子的視力,需要家校一起共同努力。

  為何能這么了解當下社會的問題,家長的心態,一方面是他做局長6年看到、聽到的、感受到的,還有一方面,他非常關注家長的想法。

  王建平告訴記者,他每天空下來就會網上翻閱論壇、新聞,看看家長們在想什么,在說什么,對什么事情滿意,對什么事情不滿意。

  對于家長普遍反映的一些問題,他就會從自己也是孩子父親的角度制定一些政策措施。“雖然一些大的教育問題,我們一個區級教育部門無力改變,但是我們能做到的,盡量做到。”

  每年24小時不關機,不想當“網紅局長”

  都知道,教育是社會關注度高,背后關系著萬千家庭,就像一艘行駛在大洋上的船,絲毫不敢放松。當下家長對教育的要求又高,不僅要教好學科知識,還要注重孩子的思想品德教育,身心健康安全,塑造強健體魄和培育良好審美素養、道德情操,也就是說的全面發展。

  王建平曾對記者說過,從當上局長的那天起,每一天都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手機24小時暢通,不敢關機,最怕就是手機鈴聲深夜突然響起。

  記者翻閱了一下他的履歷,是出生于1969年,今年剛滿50周歲。在現在的時代,滿頭花白的頭發,與他的年齡很不相稱。

  “雖然做的辛苦,但是很開心。”王建平說,鄞州素來有崇文重教傳統,教育支出是區財政每年最大的支出,前段時間在國家教育行政學院培訓發言時提到我們的教育經費是一年30億元時,不少中西部的局長覺得這是天文數字,不敢想象。“正是有了上級部門和區委區政府的強大支撐,讓我能夠心無旁騖地勇往直前。”

  不過,他說他從沒想到要做什么“網紅局長”,自己只不過把一直想與家長講的話,一些自己的體驗感悟,通過這次鄞州教育大講堂講了出來而已,也沒想到網上會有這么大反響,可能是觸及社會和家長們的“痛點”了。

  王建平說,家長對他的講話的認可,其實是對鄞州教育的認可,這背后不僅是他一個人的付出,還離不開自己的班子成員認真履職,離不開廣大校園長的認真貫徹和管理創新,離不開廣大一線教師的默默奉獻,更離不開高素質的家長們的配合、支持和理解。

  可以說,鄞州教育的辦學質量,辦學聲譽愈來愈好,越來越多家長選擇在鄞州就學,這個是由老百姓“用腳投票”出來的。2017年,鄞州學生總數凈增長4000多人,2018年凈增長6000多人,今年秋季估計凈增長會達到7000-8000人左右。

  “家長對我們越是認可,越是期待,我們的壓力越大,覺得自己要做的事情越來越多。”王建平說,但作為一個區域教育管理負責人必須要承擔起這個使命、擔當。

  寧波市民點贊,有網友稱:

  “讀了局長的話,我對兒子的明天更有信心”

  這幾天,這條微信刷爆了朋友圈。記者看到,平臺留言也達到了上百條。

  其實,這六年里,每個鄞州家長、學生、學校、教師都可以感受到鄞州教育的變化。10萬+的背后更是大家對教育的期待。

  網友“云享晚年”說:“1993年時,我們是您的學生,您是我們的班主任及英語教師,20年多年后見您時我驚訝,王老師怎么滿頭白發,如今終于明白,作為一名教育工作者,一位負責擔當的教育局長的辛勤付出的結果!”

  網友“怺恒”說,我是一名在現場聽的家長,本來以為講座一定是枯燥乏味瞌睡連天,沒想到這么精彩,我聽得津津有味!演講十分貼近現實也很幽默!兩個小時一會就過去了!

  網友“推刨山人”非常贊同鄞州推出的健康成長護航計劃 。同時,他還說:家長放任自己的孩子長時間看手機玩游戲,引起的不僅僅是視力下降頸椎脊柱變形等身體健康問題,更為嚴重的是現在的網絡世界還遠遠不是一塊清凈之地,垃圾內容有害信息滿天飛,學壞容易學好難,這才是手機對孩子們的最大危害。先做人后做事,育人必須先育德,殷切希望通過學校、家長、社會多方齊心協力,讓所有孩子們都能身心健康快樂學習!為你點贊為你加油!

  網友“鄭康斌” :“ 講的很棒,確實是能從大多數家長的角度去考慮學校教育管理,但義務教育也不是一刀切滿足所有家長的要求,也要讓家長和孩子正確認識和對待自身的差異性,應該給予學校更多分層教育的自主權支持。”

  網友“狂奔的蝸牛”更是動情地留言:孩子即將讀書,到底是功利性地走,還是保留快樂,怎樣平衡課業和興趣愛好,各種現實問題讓我焦慮。讀了局長的話,我更堅定了自己的決定,也對兒子的明天更有信心。

  來源:寧波晚報

鄞州王建平教育

大咖說

高清美圖

精彩視頻

品牌活動

公開課

博客

國內大學排行榜

國外大學排行榜

專題策劃